第二十八章,护心(1 / 3)

幺幺不一样啊,她是我们要护着的人啊。

芽庄回来以后,连着元旦假期,许灿真的很着急想要搬家,我们商量着一起去看房子。因为我小姐妹结婚,所以提前就买好了过年回家的车票,所以我确实得在我过年回家前解决掉房子的事情并且搬好家。

那个周末陈诺回了家,我跟许灿联系了几个中介去看了几套房子。我发了视频给陈诺,但是都没有回复,他总是这样,回家了以后就像失踪了一样。

2019年即将结束了,约好了要一起跨年,带上了我家的茶具,带上了私藏的好茶,准备去到许灿的机房喝茶跨年。同事二叔,许灿,陈诺和我,四个人。走进他们小区,机房没有烧水壶,得去陈诺家里拿烧水壶。二叔和许灿拿着我们买的一大包零食与水果走在前面,到岔路口时,陈诺说“幺幺跟我去拿烧水壶吧。你们先上去”说着就一只手搭到我肩膀,往他身边揽。

许灿看到很奇怪“干嘛哟?”

“你们先上去,我们去拿壶。”陈诺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“等下不会不来了吧?”许灿开着玩笑对着我们说。

“对啊,等下上去就不下来了。”陈诺接着许灿的梗故意说到。

我顺着他们打打闹闹开着玩笑,陈诺的手还搭在我的肩上揽着我,在跟他们分别后,我确定他们看不到了以后,我推开了陈诺

“给我放开!让你碰了吗?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本能的反应就是和他对着干。

“哎哟,很拽哦!”反而故意把我揽得更紧了一点,我又用力一推,他才放开。看似很自然又很尴尬,但是谁也不会说好话,至少嘴上不能输。

在楼上,很习惯自然地像自己家一样,整理了该拿过去的东西,又一起下楼。在楼道里又是打打闹闹,突然一下子把我推到墙边,按在墙上“知道错了没?”

怕疼的我立马就认怂了“错了错了,知道错了。”

氛围一度有点暧昧,他离我好近,好怕他当时就亲下来,但是我确实又抱有这个期待,还真的是像电视剧一样的剧情。但他随后就放开了我,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,可能也不敢或者怕尴尬。不打算跟我再闹了,至少在他人面前,我们还只是好朋友的样子。

我泡茶,陈诺打游戏,4个人唠着嗑,等待着2020的到来。仿佛岁月静好的样子,跨年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也能陪在彼此身边。

聊着聊着,陈诺突然向我要了手机“手机借我一下”

“怎么了?”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。

“借用一下”顺手就接过我的手机,直接打开。我们都知道彼此手机的密码。这一系列的动作过于自然流畅,若是旁人有心,自然会起疑,但是好在在我们两对面坐着的是两个大男生,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我们这些小动作。

我并没有管陈诺拿着我手机在干嘛,依然泡着茶聊着天。

2020年在我们不经意间就这样到来了。特意熬到了12点,特意发了朋友圈和微博,但是不带人。

结束以后,回到家我才问他“今天拿我手机干嘛了?”

“看个直播,给主播刷钱呢。”他就这样拿着这个借口搪塞我,明显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我。但是我也并不想再追问,刨根问底好像很无聊没有意义。所以假装信了这个理由,但是我内心里倒是有个小想法,他是不是拿着我的手机在窥探我的微博,毕竟我的微博都是仅自己可见。带着这种小猜疑,迷迷糊糊地睡去。爱情里最有意思的地方好像就是去猜测对方的想法,如果我们两个都是这样的话,似乎就更有意思了,可是我不敢猜,我很怕自己抱有期待又失望,所以总是劝自己不要想太多,不要戏精,自己没有那么重要,自己没有那么特别。

毕竟没有期待才不会有失望吧。

一切看